成为铁建人的一个月
  作者:王钢  时间:2019-08-08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。就在前一个月,我还是一名在校大学生,而现在,我毕业了,17年的学生生涯结束了,走上了工作岗位,正式成为了一名铁建人。想到这里,心中感慨万千。

我对毕业和工作有一些心理准备,可真当毕业了,心中却仍然充满了矛盾、留恋和不舍。毕业了,从此告别了母校,告别了亲友,告别了那个学生时代没有任何压力的自己,踏上了远方的旅程。

我还清楚的记得我从家离开的前一天晚上,一向不善言语的父亲和母亲到我房间帮我收拾床铺、整理行李,动作是那么的轻柔,眼神是那么的专注,就好像收拾什么特别珍贵容易损坏的东西一般,他们久久不愿意离开,直到夜很深;离开的前一天晚上,我75岁的奶奶躺到我的床别和我聊这聊那,甚至从她那破旧不堪的口袋里掏出”钱包”,用略微有些颤抖的手抽出600块钱给我—那是一个用白色的小塑料袋包裹了一层又一层的“钱包”,她从未伸手向她的子女要过一分钱,那里面都是她这么些年辛辛苦苦种地采药得来的积蓄。我深知这些钱来的辛苦,我不能要,但是后来,看着奶奶因为争执有些急甚至那眼角的一丝泪花,我还是收下了,只是心里特别不是滋味。第二天早上,父亲用摩托车把我送到了车站,我说我就要上车了你先回去吧,可是他没有走,一直目送着我上车、走远才肯离去。这一幕幕都像电影一般在我脑海中闪过,这一幕幕我以前也只在电影中看见过。我忘不了奶奶那眼角的泪花、我忘不了父亲母亲那深切凝望着我的眼神、我忘不了6岁的妹妹对我的那种发自内心的眷恋和不舍,那一刻,我好想哭,但是我忍住了。

到了天津,找到了自己小组的队伍,坐上了接站的车。直到此刻,我的心里还有些许忐忑,有些淡淡的担心,有旅途的疲惫,有对公司的期待和猜测,也有一些对未来的憧憬和迷茫。开始了为期一周的培训,我惊讶的发现这里有一群年龄比我大不了多少的哥哥姐姐们,他们已是公司精英甚至身居部室负责人,但是对我们却没有任何架子,给与了我们最耐心的指导和无微不至的关怀。公司对我们的安排照顾真的是细致入微,但凡是能想到的,吃的、住的、用的都安排的妥妥当当,完全不需要自己操心。甚至培训结束后我还暗自调侃道,原来在天津这个大城市还有个可以一周不用自己花一分钱的地方啊。

一周的培训真的很短,但是每一天我们都过得非常充实。在这一周的培训中,有两件事令我印象特别深刻。一件是演讲比赛。在几天前我就准备好了稿子,认真的将稿子背下来,以期能在比赛时能有一个好的表现。我是六号,真当到了比赛,从彩排开始,我就有种控制不住的紧张,甚至紧张的一直冒汗。上了台,面对台下那么多的领导和观众,那种的强烈紧张感再次袭来,原来背的很熟练的稿子瞬间全忘光了,只能不断的看稿子才完成了比赛。最后分数很低,我认真总结了这次比赛的经验教训,争取不在同样的地方摔倒两次。

第二件是给五年后的自己写封信活动。公司会将信件以及领导寄语一起封存,五年后,无论我们身处何方,公司都会将信件送到我们手上。这个年代可能都没人写信了,但是我却对写信有种特殊的感觉。我想起了我高中时代的同桌,大学四年,她每年都会坚持给我写信,给我讲她的学习情况、心理活动。我总是说给她回信,却都没做到,唯一一封回信写了一半还在搬家过程中丢失了。在信中,我写了自己对未来的猜测,写了我的家人、我的朋友,也写了那个我心里喜欢却一直不知道该怎样去表达的女孩,未来会怎么样、又在何方。各自努力吧,期待五年后一切都揭晓的时刻。

我被分配在了成都德简高速公路项目,又踏上了南下成都的高铁。项目部三位领导亲自驱车几十公里将我们5名新学员接回,为我们精心安排了食宿。这里是一个小镇,但并没有传言中的那么偏僻。第二天晚上举行了新学员见面会,随后根据我们专业、工作岗位的不同为我们分别安排了工作岗位和指导老师。

在新学员见面会上,各位领导同事亲切的同我们交流畅谈,会场气氛融洽,欢声笑语一片,新学员们踊跃发言,畅谈学习、工作和对未来的憧憬。会上黄书记、潘经理为我们一一解答了工作、生活上的问题和困惑。同时根据项目工作情况对我们提出工作要求,勉励我们脚踏实地,勤奋肯干,发扬艰苦奋斗精神,在一线岗位上锻炼自己。

我被分配到公室工作,指导老师是项目部黄开伦书记。我的主要工作职责是办公室综合工作,主要有文件收发、党工群团工作、接待来宾等工作。类似的工作我之前干过,但是在新的环境下、新的领域里我依然感受到了沉甸甸的压力和责任,我仍然需要不断地学习项目工作知识,向指导老师虚心请教,不断提高自己的各项能力,才能更好的完成各项工作任务。

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,未来的路道阻且长,但是我有信心,而且我将以百倍的耐心和努力干好平凡岗位上的每一份工作,同项目部所有人一起携手共进,努力拼搏,为打造优质德简高速公路项目而不懈奋斗。   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