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凰城之夜
  作者:于振洪  时间:2019-11-13  点击量:   
【字体:

湘西凤凰,一座山坳里的小城,因为沈从文的小说《边城》而闻名于世。它风光秀丽、民风淳朴,世代居住着苗族和土家人,他们相互之间真诚相待,相互友爱,不讲等级,不谈功利,传承着一种古老的文明。如今,它已经变成一座旅游城市,一条沱江在城中穿过,沱江两岸是沈从文笔下的吊脚楼,地下的青石已被游人摩擦的锃亮,从南华门走到虹桥,两岸人流如织。

夜晚的凤凰城,灯光如昼,沱江里流动着斑斓的色彩,一群群带着花环的少女,在江边的石路上鱼贯而过,带来了一阵阵香风。稠密的人流有时也会在江边驻足,戴上老阿妈放在江边的苗族女孩头饰,留下一张张顾盼的倩影。沿着沱江一路走去,有多座桥梁在沱江上拱起,第一桥当属虹桥,它是拍摄《仙剑奇侠传》的取景地,也是人流最多的地方,每到夜晚都非常拥挤,一对对、一排排的俊男靓女在那里拍照留念。虹桥下游有一部高大的水车,在夜晚的灯光下,吱吱不停地转动着,仿佛是一位时光老人,眺望着天空,在江岸边述说着故事,时而捧起一掬清水,时而撩起一束浪花。江中横亘着一条线性的瀑布,在流动的江里簇拥着深沉的旋涡,流向不远处的行人桥。行人桥搭建在水里,桥面距水面不足两尺,能够透过清澈的水一眼看到江底。人们来来回回在行人桥上走过,性情似乎已被流动的水褶淘染,微笑中带着一种嫣然与满足。沱江岸边的吊脚楼,依山而建,依水而居,高低错落,鳞次栉比。一部分改作了游人饭店、酒店,一部分改作了土特产店。有人在房前捶打着姜糖;有人在房里编织着围巾;有人在藤椅上午后小憩。有各种形状的牛角梳和手工娃娃,有金银首饰和奇巧玩具,有老人编织的凤凰城古画,有辛辣无比的“榜爷”土匪烟,还有许多风格迥异的茶店里摆设着云南的班章普洱、福鼎的白毫银针、安化的黑茶砖和千两金、会同的碣滩茶,保靖的黄金茶等等茶品,茶具里斟满了黄褐色的透明茶汁,漂浮着淡淡的茶香,漂浮着游动的叶片,搅动着人们的嗅感和味觉。还有就是售卖手鼓的店铺,都有一位年轻漂亮的侗族姑娘和后生,唱着自写自编的歌儿,敲打着手鼓在流目顾盼,让过往的人们们陶醉在他(她)们的自得里。另外就是数不清的江边酒吧了,每到夜晚来临,在吊脚楼灯光的映衬下,流光溢彩,氤氲着雾一般的颜色,涌动着暧昧的人流,鸡尾酒和红唇的香艳,交织着欲望的眼神和谑浪,流动着顾盼与讪笑,犹如提拉米苏般的甜腻与温情。此起彼伏的歌声摔打在岸上,飘洒在流泻的江里,迷离在少男少女的心头,燃烧着年轻人的激情与浪漫。

吊脚楼背面是一条条石头甬道,凹凸不平,曲径逶迤,街道狭窄,人流如潮,道路两旁都是商铺,木质的牌匾下热闹非凡。穿现代服装和穿苗家或土家服饰的店员招呼着天南地北的客人,恰如《清明上河图》中的市井画。沿江岸行走,不远处有一座望江楼,矗立在江边,俯瞰眺望着沱江,倾听者沱江的涛声,沉醉在凤凰的喧嚣里。江边系泊着一些小船,供游人游览,站在船上,眺望吊家楼上的灯光,灯火辉煌处,还有高高低低的红灯笼,闪烁着眼睛,满江的灯火,在湛蓝的天空下,在轻盈的雾霭中透着迷人的色彩,让人醉在乡愁里。

凤凰的夜色很美,也很人文,浏览的年轻人可以艳遇,可以陶醉,还可以自由自在的浏览风光。无论白天黑夜,都有多个进出口可以进出,不收门票,白天的游人不多,也比较闲散,南来北往的客人,可以再吊脚楼上小餐,叫几个小菜,沽几杯啤酒,在全木质的房子里一览沱江风光,惬意而不失风雅,恣意而不丢风情,很是一徜徉去处。如果赶上雨天,那雾锁烟雨的凤凰更是清润,站在行人桥上,看两端的吊脚楼时隐时现,看楼后的青山绿影摇曳着微风,望无垠的天空薄雾缭绕,干净而又空旷,心情会更加开朗。

如果白天去凤凰,可以去看看沈从文和熊希龄故居,去那里寻找一下大文豪的才思和民国总理从幼年到青年时代的足迹,追寻一下他们忧国忧民的情怀。

夜间的凤凰城最有魅力,只是每次都是几人结伴匆匆而去,匆匆而回,虽然浅浅的几眼却也会安抚人们躁动的心情。有一次出行恰逢雨天,淅淅沥沥的小雨敲打着屋檐,虽没有到过两位名人的故居,尚未体验凤凰古城的韵味,总觉得很对不起去了几次的凤凰和自己,却被这座古城短短的几次擦肩而过吸引并喜爱。所以写了这首歌词,算作对凤凰和自己的一点慰藉吧。

凤凰城之夜{一}

长街柳巷未淹留,

满江灯泻铺锦绣,

两岸歌声唱不尽,

吊脚楼里任风流,

南华门下沿江看,

花环美女各千秋。

望江楼上望江流,

无缆小船独载舟,

俊男靓女虹桥上,

风姿绰约情悠悠,

侗家美女打手鼓,

流眸顾盼暖意流。

千年古城载乡愁,

脚下青石可记否?

曾有离人轻声唱,

唱醉了沱江唱醉了楼!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